环保中国网

中国成品油定价机制根本没有与国际接轨

 受到积极财政政策的刺激,中国某些经济数据略有好转,就有媒体报道,根据发改委“以20天为周期进行评估”的调价规律,4月中旬政府可能再次上调成品油价。

处于寒冬中的中国制造业雪上加霜。如果油价上调,表面原因是与国际油价联动,其实是资源性产品价格上升导致CPI、PPI离开紧缩,让油价有了上调的空间,两大石油公司因此得到隐性补贴。

去年底成品油与燃油税改革后,油价上涨的理由似乎比以往要充足得多。3月24日,国家发改委宣布,鉴于近期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持续上升,根据完善后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决定自3月25日零时起将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提高290元和180元。

为应对民间涨价兔子跑、跌价乌龟爬的质疑,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彭森表示,25日进行的成品油价格(油价困境的山寨破解法)调整是根据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进行的,这一机制以20天为周期对国际油价进行评估。根据新的价格形成办法,国际油价连续20天日均涨幅或跌幅超过4%,就应考虑对国内成品油价格进行调整,以使成品油价格能够更真实、更灵敏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促进资源合理利用与公平竞争。

如果油价与国际接轨,彻底市场化,倒逼国内向节能型生产模式转变,是中国经济的福音。问题是,国内油价真的与国际接轨了吗?恐怕未必。从3月25日到4月13日,短短14个交易日,国际油价处于横盘整理状态,美国纽约原油期货在每桶50美元左右横盘已久,此时涨价理由并不充分。不仅如此,目前国内汽油实际批发价为每桶98.88美元,柴油每桶98美元,两者较新加坡评估价高30多美元,即使加上进口税和所得税以及运输等成本,也远高于新加坡市场评估价。国家发改委是根据哪一个国际价格决定涨价的呢?

考察历史数据,美国纽约原油期货价格由每桶147美元高位跌至目前40美元以下,中国油价只从高位回落20%左右,石油行业已经声称亏损难以承受。去年12月19日油价下调之前,93号汽油价格在6.03元时,发改委声明对应的国际油价是80-90美元/桶。后来燃油税改革时,国际油价是40美元出头,此时国内价格理应在3元/升左右,即便加上0.8元/升的税,也不应该超过4元/升,但当时公布的价格高达5.1元/升。发改委如此为两大石油巨头着想,搞得两大石油巨头只好自己顺应市场,降价促销,从民营、外资加油站开始,成品油市场零售价下跌。

从上述事实来看,发改委恐怕只是将纽约、新加坡、布伦特等地的原油价格作为预期之一,国内成品油市场的需求,批零之间的差价,才是主要的考核依据,只要国内有涨价的空间就行。最近国内成品油上涨传闻四处吹散,而成品油批发价格扶摇直上,这表明国内用油需求在增加,不管国际原油价格是否大涨,国内就有了上涨的动力和空间。加上我国成品油定价机制只对“出厂”和“零售”两个价格作出规定,批发价只要不超过最高零售价,对上涨其实并无约束。批发企业涨价,先把大部分盈利装入钱袋再说。

相比于成品油定价机制涨或不涨,笔者更关心的是,在燃油税出台之后,我国的油品定价机制究竟是怎么样的。如果发改委出台正式文件,中国成品油定价机制以国际价格为准绳,市场各方依据国际价格就能建立起明确的预期,并通过一定的办法减少成本。这不仅对企业有利,还能树立起政府的信用,昭告市场实行公开监督方能取信于民。

但现在发改委只是由某官员非正式这么一说,市场还是摸不着定价制度之门。所谓建立灵活而有弹性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如何灵活,弹性空间有多大,定价标准必须清楚,否则给予困难群体适当补贴,说到底是为石油巨头们买单,让制造企业与普通用油者买单。

4月初实行的油价补贴机制,说明国内成品油还有一套自己的游戏规则。财政部等七部委首次推出与成品油价格联动的油价补贴机制,规定当国家确定的汽油出厂价高于每吨4400元、柴油高于每吨3870元时,启动油价补贴机制;而当国家确定的成品油出厂价低于以上价格水平时,停止油价补贴。

在成品油下行压力下,如果国内成品油价格出乎意料上调,两大石油巨头在炼油上获得高额的利润,两大石油巨头美妙的盈利数据就这样出炉了,股市当然可以借势大炒一把。



本文标题:中国成品油定价机制根本没有与国际接轨
本文链接:https://www.hbchinaw.com/gyhd/20190501/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