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中国网

“煤炭黄金十年”终结:煤检站撤销

    从1983年诞生至今,或许很少有人会记得在山西1487个煤检、稽查站点中,哪一个是第一个诞生。
   “001号煤检站 (第一个煤检站),就是位于晋冀边界的娘子关煤检站。”一位在此工作5年多的煤运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
    不过,第一个“出生”并非意味着第一个撤销。在昨日(12月1日)零时举行的煤检站撤销仪式上,要求山西全省的所有站点同时撤销。这一刻,遍布山西省的煤检站结束了31年的历史使命。一位煤运人用“寿终正寝”来告别这段历史。
    煤检站撤销背后,是山西省年底前开启的包含煤焦公路运销体制改革在内的“煤炭革命”,这场革命由山西省省长李小鹏亲自挂帅。
   
   “站好最后一班岗”
    据悉,娘子关煤检站坐落于山西平定县和河北省井陉县的交界处,娘子关也是中国万里长城的著名关隘,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从阳泉市区驱车前往,约40公里车程,接近娘子关的近10公里路全是山路。
    山西阳泉是重要的无烟煤产区,相隔不远的河北井陉是主要的煤炭销售市场,阳泉市还有一个国内著名的大型煤炭企业阳煤集团,阳泉人常说 “阳泉市是一个以阳煤为基础形成的城市”。
    穿过盘山公路再行驶一段距离,一栋破旧的三层小楼进入眼帘,娘子关煤焦管理站便位于此。该煤检站有一位站长、一位书记、五位副站长共计近百名职工。在办公楼二层楼道,《公路运销站点管理八条禁令》的公告牌放在醒目位置。
    娘子关煤检站一位负责人说,关于煤检站撤销的内部文件已经于11月21日进行了内部下达,当时是“站好最后一班岗”。
    昨日零时,山西省内煤检站同时全部撤销。在寒潮袭来的当夜,晋能集团在阳泉太旧高速公路煤焦管理站举行了撤站仪式,标志着存续了31年的山西公路煤焦管理站点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按照山西省官方近日发布的《煤焦公路销售体制改革方案》中列入的清单,与001号娘子关煤检站一起全部撤销的煤焦公路管理站、稽查点、煤焦销售营业站等各类站点一共1165个。另一个同样令人关注的数字是,由于站点撤销,晋能集团内部有5万余名职工将转岗分流。
    各类站点的撤销,给山西煤炭行业带来的利好效果是明显的。昨日上午,山西煤炭业内传来了公路汽运煤炭大幅增加的消息,煤矿出现大量汽车排队装车,各大运煤通道亦开始堵车。
   
    煤检站职能被异化
    以前,在娘子关煤检站,拉煤卡车缓缓驶入拱形门,在煤检站工作室外的挡杆前停下,司机下车将随身携带的4张票据递给煤检站验票室的工作人员,煤检站内穿着整齐工作制服的工作人员查验票据并将信息录入系统,随后司机携票据回到车内,这时煤检站收杆,卡车驶出煤检站。
    卡车司机随车携带的4张票据分别是:1张 《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已缴证明》,1张《山西省煤炭销售票(洗、储煤公路出省)》,以及2张《山西省煤炭公路运销统一调运单》,这些票就是几乎和煤检站一同诞生的“煤票”。上述检查前后不过几分钟,但就是这样看似简单的程序,确是煤检站31年来最主要的工作。
    煤检站作为煤炭基金等验票把关的最后一道关口,刚成立时的初衷是防止山西省内煤炭私挖滥采,导致“黑煤”流入市场。如今在山西省煤炭界权威人士看来,它的确起到过积极作用,尤其是在煤炭资源紧缺的年代。在起到“积极作用”的同时,公众对于煤检站的诟病亦越来越多,容易滋生腐败、内外互通报号通关等问题。
    在阳泉地区有十几年贩煤经历的王军(化名),平时路过最多的煤检站便是娘子关煤检站,但在相隔不远处便是其同行苏明(化名)经过最多的煤检站旧关煤检站。
    娘子关和旧关煤检站都算得上是大型出省煤检站。《去娘子关煤检站是和王军、苏明同行。在煤炭行业兴盛的年代,类似于娘子关和旧关这样的煤检站1小时内就会有几百辆车经过,一天内至少有三四千辆运输的煤焦车辆在此停车验票。
   “现在少了,一天差不多就1000辆煤车经过。”娘子关煤检站一位工作人员说。
   
    部分煤车司机转行开出租
    在驶往娘子关煤检站的山路上,苏明回忆起2010年煤市兴旺时,拉煤车辆排长队驶过煤检站的情景。“记得有一次大雾,山路滑且紧邻悬崖,隐约感觉到有煤车掉下山沟,煤车排长队缓慢行驶,能见度低,等雾散了才发现一共有9辆煤车掉到山沟里。”
   “煤检站外堵车是常事,堵起一百来辆算少了,很多时候要堵上三四公里。”苏明说,几年前通常要堵上两天时间才能顺利过关,司机在排队等候时,因为卡车慢慢前行,司机需要守在车厢里随时待命前行。当时公路边的村民们做起了生意:堵车时沿线卖开水泡面、火腿肠鸡蛋等,卡车司机的餐食经常就这样解决。
    不过微妙的变化开始出现了,过了一年村民们发现拉煤车队不怎么堵了,又过了一段时间,连煤车都不多了。这一变化的背后,是“煤炭黄金十年”的终结,煤市开始萧条,作为煤炭资源大省的山西受冲击尤为明显。
    自去年以来,像苏明这样的煤贩子已经转行,更多的煤车司机已经加入到开出租车的队伍。还在坚持贩煤生意的王军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阳煤集团目前已经开始推行直接和下游电厂客户对接签合同,二道煤贩子已越来越少。
   “还有人在幻想着有下个 煤炭黄金十年 ,我觉得已经无望了。”苏明说,自己知道的隔壁盂县正在建设一个大型风电场,另外他还得知,中国刚和俄罗斯达成了天然气供气大单……煤炭不像原来那样受欢迎了。
    苏明还说,煤贩子、煤票、煤检站这些都是历史产物,时间到了都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本文标题:“煤炭黄金十年”终结:煤检站撤销
本文链接:https://www.hbchinaw.com/scl/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