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中国网

页岩气商业和规模化难题浮现

  在千呼万唤之下,页岩气的第三次招标目前仍未启动。面对技术、成本、开发模式、环境保护等种种藩篱,政策和资本在迟疑中徘徊。经历前期的一阵狂热之后,页岩气会就此冷却吗?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国土资源部政策制定者、页岩气领域权威专家学者以及川渝地区页岩气开发者,试图从川渝的页岩气开发状况,解读目前中国页岩气开发的最新进展与种种困境。

  页岩气第三轮招标的具体时间迟迟未定,官方的表态亦停留在“暂无时间表”。今年10月,国土资源部突然宣布要求第一轮招标中标的中石化和河南省煤层气公司缴纳相当数额的违约金并核减区块面积,这也被外界认为是国土资源部对“圈而不探”处罚。

  11月27日,在成都召开的第四届中国页岩气发展大会期间,国土资源部地质勘察司油气管理处处长杨永刚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页岩气区块招标最快可能在明年上半年进行,对招标制度的修订亦正在研究当中。

  近年来,页岩气在国内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投资热潮。随着开发的深入,商业化和规模化的难题逐渐浮现。“我们担心市场不理智。”杨永刚表示,前几年他们一个劲给市场降温,现在温度降下来了。但市场也不能忽冷忽热,国家要的是资源开发和市场前景,企业要的是利润,这两点应该统一。  

  第三轮招标机制谋变

  页岩气在2011年被列为独立矿种,通过招投标的方式设置矿业权,其中包括勘探权和开采权,与石油、天然气的矿权区别对待。目前,国土资源部已经发布54个探矿权,勘探面积17万平方公里,主要集中在四川盆地及周缘地区,累计投入超过200亿元。

  在页岩气领域的会议上,业内人士对第三轮招标启动的时间较为关注,而国土资源部最近的一次官方表态在今年7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副司长车长波表示,第三轮页岩气探矿权竞争出让准备工作正在进行,已初步形成了竞争出让方案、选定了竞争出让区块,待所有准备工作完成后,将适时通过竞争方式向社会出让新的页岩气探矿权区块。

  然而到了年底,第三轮招标仍未有启动迹象。一位业内人士感叹,去年初业内就传第三轮招标会在2013年底进行,今年初又说会在2014年底启动,现在看来只能等2015年。

  对此,杨永刚在第四届中国页岩气发展大会上公开表示,对区块所在地状况要协调好,这些工作正在推进。把尽可能多的区块放到市场当中,这也涉及一些法规的修改,现在改革讲究有法有据,走完法律程序,正式实施之后再开展相关工作。“如果快的话明年上半年应该差不多了。”

  事实上,在页岩气的矿权管理和招标机制上,将矿权下放至省级管理的呼声一直很高,不少专家认为这样更有利于调动地方政府积极性。对此,杨永刚表示,“我们将在坚持油气矿权中央一级登记的前提下,探索部省两级的监管体系,增加监管力量做到放而不乱,并协调好企地关系。”

  为了加快页岩气产业化,国土资源部在第二轮页岩气招标中宣布开放民企投标资格,试图打破第一轮招标国企独大的局面。而第二轮招标中不乏涉及上市公司的案例,作为非常规能源概念,资本市场对页岩气异常关注。

  “推进中国页岩气发展的政策方面的核心是开放市场。”杨永刚表示,招标投标法对资源区块配置有不太适应的地方。页岩气招标的目的不是收钱,而是让大家投入。

  杨永刚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招标制度的改变正在研究,“没必要炒作招标,要一步一步来,要积极也要稳妥。我们可以压缩发展的时间,但是程序是不能跨越的。”   

  围而不探 中石化缴800万违约金

  在页岩气资源开发及其相关领域,无论是知名央企、地方国企,还是上市公司、民营企业都想分一杯羹,但在实际的开发上其实并不“热”。

  今年以来,从壳牌宣布缩减在川投资到国家调低页岩气产量目标,页岩气的开发似乎开始“遇冷”。开发难度成为企业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11月3日,国土资源部公布,在首批两个页岩气招标区块探矿权勘查期满处置结果中,中石化和河南煤层气公司因未完成承诺的勘查投入比例,分别缴纳违约金约800万元和600万元,并被核减勘查区块面积。杨永刚在公开发言中表示,上述2家企业缴纳的是违约金不是罚金或罚款,也不是处罚。“作为中国页岩气招标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们应该给予掌声。”

  杨永刚表示,违约金是按照取得区块时与国土资源部签的合同,是按合同办事。此外,上述两家公司拿到区块之后的投入远远高于国土资源部的最低要求,开发不达预期主要是他们对地质条件的复杂程度和资源的认识程度不清等客观原因造成。

  另一个层面,杨永刚也表示,这也反映了页岩气矿权的有进有出。国家要的是资源开发和市场前景,企业要的是利润,这两点应该统一起来。国土资源部的页岩气发展思路是“放开市场、盘活区块、激发活力、加强监管”。

  “招标为什么搞这么复杂?我们就是怕企业不积极,担心市场不理智。”杨永刚表示,中小企业刚开始积极性很高,后来发现难度大,最后没信心就走了。就怕这样忽冷忽热,而且热情掉下来了,再想上去就难了。

  事实上,页岩气区块开发进展一直受外界质疑,大部分页岩气区块被认为开发缓慢。对此,杨永刚特别说明,油气勘察周期一般7~10年,目前21个页岩气招标区块中,2个区块勘察了3年多,另外19个勘察还不到2年,四川盆地从正式做页岩气也就5年时间。很多中标企业都是刚进入的市场主体,取得突破需要更长的时间。

  杨永刚表示,目前我国油气勘察开采市场存在竞争不足、活力不够等问题,新的页岩气开发企业又面临缺乏经验、人才和抗风险能力不够等问题。“目前国土资源部正在组织油气督查员对全国页岩气勘察开发进行督查,以了解最新的进展,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成本篇

  “工厂化”降页岩气开采成本:单井3000万追平美国?

  “降成本,还是降成本。”在11月27日召开的中国页岩气发展大会上,业内人士最关注的始终还是页岩气的开采成本。从地质勘探到井场建设,从钻井到压裂,从装备到管理,成本是中国页岩气开发绕不开的话题。

  “降低单井成本的空间肯定是有的,不过这就像海绵里的水,越到后面越难挤出来。”中石化西南石油工程公司钻井研究院副院长罗朝东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页岩气各个环节中,压裂占据60%成本,中国在降低压裂成本方面仍然有瓶颈。

  此外,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研究员李玉喜表示,如果在技术操作方面实现集约化管理,单井成本应该是能大幅降低的。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推测,单井成本降至3000万元,从而达到美国水平并非不可能。

  压裂降成本遇瓶颈



本文标题:页岩气商业和规模化难题浮现
本文链接:https://www.hbchinaw.com/scl/2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