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中国网

特朗普所在共和党的气候变化政策才更好?

近日,纽约时报报道了美国共和党逐渐调整了关于气候变化的论述,从单纯的质疑“气候变化”,变为更精准的论述:一定程度的同意气候变化趋势性存在,但不认为有足够的证据显示人类活动导致了这一趋势。这一定程度上接近了我国非环保人士的观点。

这种“论述的精准化”使得气候变化政策有了可以妥协的空间,甚至这种妥协对整个人类气候变化政策框架而言,是比延续民主党的气候变化政策还要好的好事。

事实上,笔者同意UIUC统计系助理教授朱若青指出的:迄今为止的研究,对于“气候变化已经趋势化发生”的确信程度 > “气候变化由人类活动造成”的确信程度 > “人类排放持续下去气候变化会快速恶化并造成更大灾难”的确信程度。

共和党回归科学最确信的事实:气候变化已经趋势化发生。就意味着,我们有机会让“采取措施,让人类社会适应气候变化”成为不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共识。

只要认可“气候变化已经趋势化发生、这一变化会对全球不同地区产生或好或坏、或强或弱、或渐进或突变”,那么我们就需要一套完整的气候变化适应技术和政策,它们包括了:

脆弱地区、产业和人群的识别,比如小岛国家、咖啡产业;

“风险会是什么”的识别,比如气候变化可能对我国云贵地区加剧降水时空不均衡,造成连旱连涝、加剧滑坡和泥石流发生风险和强度;

风险控制、减少措施,比如大型储水调水设施的规划和建设。

共和党对气候变化的更精确论述还意味着,我们有机会调整过去全球气候变化政策过去二十年的错误路线——重减排、轻适应;有机会回到“适应气候变化和减排并重”的正确路线上来。

必须指出,过去二十年,气候组织和环保人士因为各种原因,不重视“适应气候变化政策”这一最重要、建立在科学最确信的认知上的政策;相反,却把绝大多数精力、财力和资源都花在了“降低人类排放”上,而“降低人类排放能够缓解气候变化恶化速度、避免负面影响”的科学确信程度是最低的!

过去二十年这种气候变化政策“重减排、轻适应”的错误路线固然让很多风电、光伏投资者获得了利益,但从整个人类面对气候变化这个整体问题而言,是走错了方向。

“重减排、轻适应”的错误路线不仅造成大量财力被浪费在可能对人类应对气候变化作为些微的措施上,还加剧了“是否针对气候变化采取措施”的左右对立。比如民主党的《清洁电力计划》,就因会造成整个煤炭、煤电产业的崩塌式毁灭而受到了共和党、产业界的强烈抵触。然而,由于目前的科学研究对“人类减排是否能、多大程度上能降低气候变化负面影响或风险”并没有坚实的结论,因此很难判定《清洁电力计划》对防止气候变化恶化的有没有作用、有多大作用。这种政策效果的不确定性,让其必要性大打折扣。

总之,共和党回归科学最确信的事实:气候变化已经趋势化发生。这对这个人类社会的气候变化政策是好事。第一,它让不论左右可以开始讨论和妥协气候变化政策框架的具体内容,而不是简单的“是与否”的对立;第二,它让“人类必须采取措施适应气候变化”有可能成为不论左右的政策制定者们的共识;第三,它能够纠正过去二十年“重减排、轻适应”的错误政策路线、让人类社会更好地利用有限资源开发应对气候变化的技术和措施。



本文标题:特朗普所在共和党的气候变化政策才更好?
本文链接:https://www.hbchinaw.com/xny/252.html